内容显示页
程风:用青春扬起乡村教育风帆
发布时间: 2019-07-08 来源:中国教育报刊社

“学校建校20年,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校长。”

“开家长会,我听她讲道理都听入迷了。”

“别看她年纪小,实力强的嘞。”

这些家长眼中的她,就是江西省鄱阳县莲湖乡四望湖小学校长程风。

90后,鄱阳最年轻女校长,以一己之力救活一个乡村教学点,高票当选上饶市“最美教师”,这样的标签之下,是怎样的一位教师?6月底,记者在四望湖小学见到了程风,白衬衣牛仔裤,纤瘦秀丽,活力十足。

“又瘦又小的学生样,怎么能做校长?”这是所有人见到程风后的第一感觉。

但就是这个“学生校长”,来到莲湖乡不到一年,就深得性情直爽的湖区人的信任。

可不敢小瞧的“学生校长”

莲湖乡的地理位置特殊。

当地老乡告诉记者,这里四周环水,是一座孤岛,以前只能靠摆渡过河出乡。2007年有了莲湖大桥,大家走出去的机会才多了些,“但与外界相比,观念依然滞后”。

2018年7月,程风从北塘小学调任四望湖小学,从山区到湖区,跨越有点大。

“这里的人说话冲,脾气大,一定要注意。”去之前,好几个人跟程风提醒。

距离开学还有两个月,程风没有闲着,开始和几个当地教师“微服私访”,走遍了岛乡的边边角角。不沟通不知道,老百姓对学校的意见这么大。

学校从来没有开过全校家长会,9月一开学,程风上任烧的第一把火是召开全校家长会,重塑家长对家门口学校的信心。会上,她向家长郑重承诺:“请大家相信,学校一定是有希望的!我一定把教师这支队伍带好,但也请家长多多配合学校。”

学校没有营养午餐,程风的第二把火就是办学校食堂,让每一个孩子中午都能在学校吃一顿“营养餐”,大大减轻了家长负担,也最大限度降低了学生因中午回家带来的安全隐患。

最难烧的是第三把火——“拥堵”。学校门口就是马路,一到放学就堵成“一锅粥”,有的家长甚至会因为停车位置打起来。程风首先采取分批放学的方法,分散人流,然后划定一块停车区,由学校家长委员会每天安排2名家长值班,疏通人流,帮助家长把接送孩子的三轮车、电动车停放到指定的地方。

习惯的养成并不容易,长达半年的时间,一到放学,程风就去校门口维持秩序。

直到有一天,外出开会的程风忧心忡忡地赶回学校,发现车辆摆得整整齐齐,家长们已然形成了习惯。

“那一刻,我感动得直掉眼泪。”程风感慨地说。

学校的改变,老百姓看在眼里,教师也看在眼里。

以前学校上课时间比较晚,教师请假是家常便饭,家长想找人都找不到。

程风来到学校之后,专门在学校门口设了一个大牌子,谁值周、谁请假一目了然,包括自己请假也要写上去。

“她对自己很严格,要求教师做到的,她首先自己做到。”教师王阳蕾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,程风不是本地人,家距离学校来回要100公里。为了保证一早到校,她一般只有周末才回家,其余时间都是一个人守着偌大的一个校园。

“做起事来就像男孩子,瘦小的身体里有巨大的能量。”让教师闫茂娟印象深刻的是,一次学校安装电脑,程风搬起电脑主机就走,利索得很。

“没办法,学校22位教师,只有一个即将退休的男教师,我不上谁上?”程风笑言。

学校的资深教师程花丹曾经对程风抱着怀疑的态度,但现在她很服气:“不敢小瞧了,程风校长能力蛮强。”

的确,借着鄱阳县义务教育均衡“迎国检”的契机,仅仅一年的时间,四望湖小学新建了舞蹈功能房,配备了计算机教室、教师之家、留守儿童之家、科学实验室、美术室,还连上了网络,安装了摄像头,有了班班通,用巨变来形容毫不夸张。

家长高春英在学校门口开了一家小店,用她的话说,“附近过来买东西的人说起来,都是夸这学校的”。更让高春英感动的是,今年母亲节,她破天荒收到了儿子亲手画的母亲节祝福卡片,“孩子变得懂事了”。

“我和程风非亲非故,但我就愿意夸她,学校学习管得好,什么都好。”家长胡茶英的两个孙女都在学校上学,以前她很少关心学校,但现在的她参加家长会,参观食堂,说起学校的发展头头是道。

在留守儿童之家,记者看到了一个特殊的奖牌:莲湖乡中心学校2019年“六一”会演优秀奖。

“这是学校第一次参加会演,孩子们可兴奋了。”按照程风的想法,学校身处湖区,渔歌、渔鼓、渔舞、渔号等原生态传统文化在这里深入人心。学校就应该深度挖掘渔耕文化资源,让每一个学生都会唱渔歌,跳渔舞,敲渔鼓。

“谁说我们的孩子邋遢,行为习惯差,我期待他们成为一个个唱歌小达人、跳舞小达人、学习小达人。”程风说。

“来到校园,就必须是钢铁侠”

今年30岁的程风,已经是老资格的校长了。

这个90后校长给自己总结了办学三件宝:家访,会演,团队好。

“这三件宝,都来源于北塘小学。”程风笑言。

时间回溯到2015年8月,26岁的程风成为鄱阳县游城乡北塘小学校长。

彼时的北塘小学,面临着关门的窘境。

“教学点只有17个学生,当地家长意见很大,整天跑来反映要求换校长、换教师。”游城乡中心学校校长胡志兵告诉记者。

实在没有办法,在全乡贴出北塘小学校长竞聘的告示。但让胡志兵尴尬的是,一个暑期过去了,只有程风一个人报名。

8月23日,还有几天就开学了,怎么办?于是,胡志兵主动向土塘小学校长周汉龙了解程风的情况。

“当过少先队辅导员,能吃苦。只要她认准的,就一定做得来。”周汉龙确信。

“就赌一把,让程风去。”回忆起当时这个决定,胡志兵欣慰不已。

在和程风聊过之后,胡志兵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:这个女伢思路开阔,有办法。

8月24日,游城乡中心学校定下程风担任校长。

8月25日,程风就开始走村串户去家访。

情况很不乐观,北塘小学是土塘小学的一个教学点,但条件可比土塘小学差得太多,校园杂草丛生,孤零零地立着一栋两层的教学楼,不通电,也没水,只靠一个大水缸储水。

更惨的是,学校没有校长,教师“跑”完了,村民们意见极大。

“来到校园,就必须是钢铁侠。”程风对自己说。

没有教师,程风发动自己的大学同学和在深圳教培训班的朋友前来帮教。

不通水电,程风当起了施工头,让人打井、接电线,还为学校装了电脑。

学校周围都是坟堆,为了陪新来的3位年轻女教师,程风用自己的钱买了4张床,同她们一起吃住。

请不起厨师,程风就掂起勺子,自己上阵当大厨。

没有专业的音体美教师,程风与3位战友从零开始,自学音体美专业知识,然后现学现卖。就这样,4名教师把学校的音体美课开齐开足了,也点燃了孩子们的学习兴趣。

新来的校长到底行不行,村民们在观望。

2016年元旦,程风用元旦会演给村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。劝返的54名学生的家长和部分村民受邀出席。看着自家孩子的演出,家长们兴奋极了。

“农村家长看学校,就是看‘六一’等大型活动怎么过。”程风再次用心筹办北塘小学2016年“六一”文艺会演,全校93个学生人人参加演出。这次演出产生了更为轰动的效应,许多家长说,“十多年了,没有看过学校这样精彩的节目”,有的家长甚至自费买来烟花爆竹,把“六一”会演搞得像春晚一样热闹。

2016年下半年招生时,学生增至120多人,成绩从原来的最后一名升至全乡第一。别说村里的学生不外流了,甚至邻近村的孩子也跑来这里求学。

从没有一个孩子来学校报名,到120多个孩子坐在教室里;从当地村民集体上访要求换老师,到现在纷纷提着土特产、蔬菜感谢学校,仅仅两年的时间,北塘小学实现了一个农村教学点的完美逆袭,程风觉得自己的付出值了。

虽然离开北塘小学一年了,但程风的“威力”不减。这不,得知记者和程风要回北塘小学看看,张建明、周顺英、张老荣这些爷爷奶奶辈的家长将记者团团围住,村里的村民几乎全体出动,只因为一件事——程风回来了。

“你在哪办学,我们就把孩子转过去。”

“我们啥都不认,只认你。”

“你走的那天,我跟乡里干部求了又求,让你留下啊。”

面对这样的情景,自诩为“钢铁侠”的程风背过身去,抹了好几次眼泪。

“他们成就了我作为一个老师的幸福,更成就了我作为一个人的最大幸福。”对程风来说,这是生命中最闪亮的一段日子。

“改变乡村,有多少力使多少力”

从山区到湖区,从教学点到完全小学,从面对100多个学生到500多个学生。程风一直在乡村工作。

有人曾这样建议:“干得不好尚且想着往城里调,你干得这么出色,为啥老是往乡下跑?”

但程风就是喜欢乡村朴实的村民,可爱的孩子们。

曾经教过的学生马上要高考了,心态调整不好,家长辗转联系到程风,因为孩子就听程老师的话。

北塘的村民得知程风要调走,结伴聚集到教学点门口,恳求上级组织不要把她调走。

“如果大家都不想待在乡村,这里的孩子怎么办?”同样是农村出身,程风太了解这里老百姓的不易,也更能从家长的角度去看待教育,审视自己。

2017年5月,程风有了一个新的身份——母亲。

产前,她没有耽误一节课;产后,她决定放弃产假,把妈妈接到学校照顾孩子,课间哺乳。因为北塘小学“教师一个萝卜一个坑,学生耽误不得”。

让程风特别感动的是,家人给予了她最大的支持。丈夫谭智锋跟她一样是特岗教师出身,如今在土塘小学任教,是志同道合的伴侣。公公婆婆专门从外地赶过来帮她照顾孩子,父亲母亲一辈子吃了没上大学的苦,比谁都明白教育的重要性。

“我有一个特别温暖的家,他们体贴我,总说让我专心教学生,其他都不用操心。”这样的爱让程风也愿意把更多的爱分享给乡村的孩子。

“比起城市老师,可能乡村老师的幸福感、价值感会更强一些。”相比起乡村的“苦”,程风更愿意说一说乡村孩子、家长回馈的“甜”。

而这也是她为什么不管再忙也要上课的原因,“我从不把自己当校长,我就是一个乡村教师,用自己的一点力量改变他们,有多少力使多少力”。

程风的效应正在不断放大。“小老师,大作为!正是因为有许许多多像程风一样有理想有担当的青年教师,鄱阳教育才焕发出青春的活力!”鄱阳县教体局局长汤飞感叹道。

曾经和程风搭班的3位女教师,已经成为中心学校的骨干。程风之后,游城乡出现了6位90后女校长,莲湖乡出现了1位女校长,她们工作在各个乡村教学点,为乡村教育赓续力量。

今年2月,莲湖乡四望湖小学附属幼儿园开园,这是这个岛乡唯一的一所公办园。

“农村缺乏公办幼儿园,只有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,才能像鄱阳湖上的船一样扬帆远航。”程风和她的小伙伴们的乡村教育新篇章才刚刚开始。